南贺川

天 官 赐 福 百 无 禁 忌

喜欢墨香铜臭
天官赐福是心尖尖
开学长弧

暑假不三刷天官直播倒立

软肚肚

呜呜呜太太是人间珍宝

本初萱:

(前两天码的小甜饼,其实写得怪不好意思的但还是放出来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)




谢怜过去一直戴着咒枷,不管如何落魄困苦,他的身体却被咒枷锁在了养尊处优的皇子时代,白皙而且匀称。

没了咒枷之后,谢怜仍是过着随意的生活,和花城在一起的时候被奢华且精心的照顾着,但他经常听见什么祈愿就从兵器库拿把顺手的剑便出行伏魔去了,即使花城往他兜里塞上许多钱,或是定期让小鬼去给他送生活费,谢怜还是习惯性的穿最粗糙耐穿的衣服,住最便宜的店。他饭吃得有一顿没一顿,想起来就去干啃两个馒头,想不起来就忘吃了,漫山遍野的乱窜,把各路作乱的妖魔鬼怪打得屁滚尿流,连偏僻旮旯的恶鬼听了他大名都吓得缩进地里。

这么来回跑了许多趟下来,在鬼市守家赚钱的“太子妃”当然想他得紧,见他回来了,撒娇讨宠不提,必然是先要备好好茶好菜腾出接下来几天时间,两人坐一起慢慢吃一顿聊一聊,再去一起沐浴,然后换上柔软舒适的衣裳去大床上窝着,若是精神好就打打闹闹一番,若是累了就挤在一起睡觉,太子妃还要可怜巴巴的说上一句:“鬼市事多,字没练完。”,并被心知肚明的太子殿下刮鼻头。

这般一段时间后,谢怜老样子风尘仆仆的回来,和花城用过饭,一同沐浴时,谢怜脱了衣服,只见花城好一会没动作,直勾勾的盯着他,便有些疑惑,心想近期并无受伤,问道:“三郎,是何处不妥么?”

花城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胸腹,说:“哥哥……你肋骨突出来了。”

谢怜低头一看,才发觉,因为成日风餐露宿,自己竟然瘦削不少,过去匀称的身材,如今小腹凹陷,胸口处的肋骨也清晰可见,任谁一看也知他过的如何。曾经他仗着咒枷胡天胡地,搞成了习惯,不曾想现在他的身体会开始随着实际情况变化了。

花城也想到了这点,满脸心疼,搂过谢怜细细的检查擦洗,谢怜老老实实道:“我不好,不上心。”

“是我不好,不上心。”花城说:“哥哥,下次我也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三郎要一起去当然欢迎,但鬼市这边有事不会耽误么?”

“有急事就让引玉联系我商讨便好,放心。”花城低头亲亲他。

谢怜和花城一同行动过多次,不想这次花城是打定主意要把他养回来,这次祈愿间,花城寻安静大方的旅店住下,让小鬼们将房间布置得舒适无比,出行多两步便必有马车接送,谢怜自己的祈愿,如果不是开口拜托花城,花城也不过多干预,只是谢怜每回回到旅店吃饭歇息,花城必然端出许多的美味佳肴,总是令谢怜有些停不下嘴,若谢怜赏评两句,下次味道还会依着他的说法改进。

谢怜原以为是花城转述给了厨子,然而有次回来早了,花城不在,四处寻找才发现他在厨房忙乎,谢怜想了想当年的烤野兔,再想想近日里菜肴的风格,一时间觉得过于高兴,挽起袖子便跑进厨房和花城一起做了顿饭,最终一半菜品鲜美无比,另一半菜品不忍直视,花城平常吃什么都兴致缺缺,这回却将谢怜出手的几样菜都放到自己那边吃的津津有味。

谢怜讲了自己遇到的几个极品祈愿逗乐,花城眯了眼,哼哼的笑了几声,又有些无奈的说:“此类小事,见哥哥劳心劳力实在心疼,不如往后都交给我的手下代办,若是发现什么不对,再来通知哥哥如何?”

谢怜想了想,也是这个理,如今世间供的都是鬼神双像,只是总传说仙人比鬼王的脾气好些,因而胆小谨慎的多爱向他祈愿,但花城既然心疼他,他的确不必事事躬亲,笑道:“那当然好,以后能多陪你。”

等二人终于一路吃吃玩玩乐不思蜀的回了鬼市,引玉早已连夜整理完了需要花城裁定的诸事报告,堆了一桌,十分低调的放在了谢怜不常去的房间里,花城花了一整天,总算是处理完毕。

谢怜这次住在了千灯观,花城回来时,谢怜已洗漱完了,在床上撩开衣服,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花城只见得一片雪白晃眼的皮肤,不由叹道:“哥哥?”

谢怜望他一眼,有些哭笑不得的摸着自己的肚子:“三郎……我有小肚子了。”

花城吞下脑子里窜出的诸如误食得子丸之类的事故猜想,眼里是谢怜修长的手指陷进柔软的小白肚子的画面,无法自制的走到床前,伸手摸上了谢怜的腹部。

好软……

柔滑的皮肤与柔软的腹肉在手指间鼓出来,花城揉了两下,又揉了两下,颇有无法停止的趋势,谢怜忍了又忍,终于被揉得破功,大笑出声:“好痒啊哈哈哈哈!”

“嗝哈哈哈哈!”

“停下来,快停下来!”

“你太坏了!哈哈哈!”

花城停了手,谢怜瞧着他,花城说:“哥哥,这样还不够。”

花城一脸可怜巴巴,谢怜又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三郎,不要和我来客气,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。”

于是花城深吸一口气,把脸埋进了谢怜的软肚肚。

说真的,第一武神居然有了小软肚子,这讲出去太令人尴尬了,谢怜连着好几天狂练剑法,天黑才气喘吁吁的回来,总算让软绵绵的小肚子变回了肌肉柔韧的状态,只是花城貌似爱上了埋肚子的感觉,不管是柔软的肉肚肚还是柔韧的平肚肚,都照埋不误,埋得浑然忘我。




“三郎,我找了家不错的店子落脚了,他们家的被褥很软,饭也很好吃,我这段时间就在这附近活动了,你有空的话也可以过来。”

花城收到了谢怜的通灵。

自那次一起出游之后,谢怜总算扭转了瞎过的坏习惯,懂得打发小鬼或是询问他人找些条件好些的地方住,吃点好东西,就算要露宿野外也开始准备好必需品,不再乱来了。

花城翻出了谢怜留给他的字帖,挑出了……一张,决定写点字,庆祝一下。



评论

热度(597)